曹操出行密集融资寻求IPO另一面:漏绘中国地图


更新时间: 2021-10-06

  9月15日,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网站披露罚单,曹操出行公司杭州优行科技有限公司因绘制不完整中国地图被罚款20万元。

  一周后,曹操出行又因合规问题被罚,可谓是祸不单行。9月22日,因提供服务驾驶员未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曹操出行司机被北京市交通委员会罚款5000元。

  值得注意的是,同月曹操出行完成了38亿元B轮融资,并释放出新一轮融资及计划IPO的消息。在资本市场“突飞猛进”的曹操出行依然面临着不小的挑战。

  9月15日,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曹操出行作为广告主,没有和杂志出版方(广告发布者)杭州交通科技与管理杂志出版经营有限公司(已由广告发布者所在地市场监管部门调查处理)尽到谨慎审核责任义务,致该杂志内的广告涉及中国地图存在漏绘阿克赛钦,藏南地区、钓鱼岛、赤尾屿及南海诸岛的问题。

  据悉,该杂志共印刷4万本,目前杂志回收后36000多本已存放在杂志出版方(广告发布者)仓库内。

  经杭州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对《默契》03期杂志第006页广告上关于曹操出行2020年终总结报告上的中国地图鉴定,认为“该中国地图存在漏绘阿克赛钦,藏南地区、钓鱼岛、赤尾屿及南海诸岛的问题,违反《地图管理条例》第八条及第二十四条的有关规定”。

  对此,曹操出行方面指出,《默契》杂志为公司内宣刊物,未进行公开销售。曹操出行作为甲方,签署合同委托乙方杭州交通科技与管理杂志出版经营有限公司负责组稿、设计并印刷。经调查,涉及违规的地图图片由乙方工作人员从千图网下载,并设计着色。因该图片为付费版权图片,故未对地图进行复审,导致问题发生。

  其表示,发现问题后,已于第一时间回收,并将全部回收杂志封存,交由市场监督管理局处理。同时,曹操出行在内部进行了全面排查,目前应用于运营、导航、宣传等方面的地图均合规。

  独立汽车分析师张翔向蓝鲸TMT记者表示,这次事件是一个偶然事件,反映了其工作不严谨,宣传工作的专业素质有待提高,因为这是一个基本性的原则问题。

  事件发生后,曹操出行内部已进行认真反思,全面进行排查。这一偶发事件给曹操出行带来的教训同样给其他企业以警示,提高对宣传物料的审核机制建设,而因驾驶员不合规带来的处罚则是网约车平台们日常需要面临的“劲敌”。

  9月8日9点15分,曹操出行司机李某在北京市石景山区金安桥地铁站C口被执法人员示证进行检查,他正使用曹操出行手机软件处于听单状态。

  其驾驶的车辆京BD13003号车虽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但他本人并未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经查,其车辆为曹操出行交给李某驾驶,此行为构成提供服务驾驶员未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违反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第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最终,李某被罚款5000元。

  类似的情景每天都会在道路上演,交警和司机之间的“猫鼠游戏”在合规化的呼声中愈演愈烈,合规过后的收入问题则是司机的集体诉求。

  “现在很多平台在抢司机,会邀请司机加入他们品牌,只要加入先给你200块钱,完成首单或者出车一个星期先给奖励”,曹操出行司机孟师傅向记者表示,这种竞争导致的后果之一便是车的质量没有得到把控,“一上车你就能发现,有的车贼烂,你坐在车上就会嫌弃又脏又乱。”

  记者多次体验曹操出行车辆,发现其平台车辆环境比较干净整洁,正如孟师傅所说:“我的车其实都可以划到舒适类了。”

  不过,平台司机的合规率以及过高抽佣比例是网约车平台共同面临的问题。9月1日上午,交通运输部会同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T3出行、曹操出行、高德等11家网约车平台公司进行联合约谈。

  约谈要求,各平台公司要严格落实平台、车辆和驾驶员“三项许可”,做到“平台持证经营,车辆持证载客,司机持证上岗”。同时强调,要规范定价行为,降低抽成比例,主动向社会公布计价规则、抽成比例等,切实保障司乘人员合法权益。

  “只要是私人开网约车就要查,网约车出事儿八成以上都是有问题的,所以不查不行”,孟师傅坦言,的确存在部分网约车司机素质低下而导致司乘矛盾的情况。不过由于持有京牌具有一定要求,这让部分外地司机感到“无奈”,北京曹操出行网约车司机付师傅指出,“合规的好多都是京牌,但开网约车的外地人比较多。”

  除了合规问题,记者在与多名司机交流过程中发现,他们对于降低抽佣比例以提高收入的诉求强烈。据《2021年中国一线城市出行平台调研报告》显示,半数以上平台司机驾驶车辆为非自有车辆,其来源于所属出租车公司或者平台合作的租车公司,每月需交纳一定租金,基本在6000元左右,有些司机想要租赁环境更好的车辆,则可能每月需要上交近万元的租金。

  在抽成方面,根据样本调查结果显示,59.78%的司机每月抽成在15%-25%区间,34.08%的司机每月抽成25%-35%,其余少数司机每月抽成在15%以下(4.47%)、35%-50%(1.12%)及50%以上(0.56%)。

  “自己的车起码不用花租金,有的还要租车就很不划算”,付师傅向记者表示,网约车最挣钱的黄金期已经过去,现在收入的确有限。

  在结束行程后,付师傅向记者展示了司机端的订单金额,显示为47.17元,而在乘客端的金额(不包含优惠券使用情况下)则为61.33元。照此计算,司机只能获得订单的76.9%收入,曹操出行平台抽成比例在20%-25%之间。

  付师傅表示,相对于其他平台,曹操出行抽成还算少的,有的平台甚至超过30%,很多司机都不愿意干了。

  张翔向记者分析道,对合规化的管理和抽佣比例的调整是对司机数量的动态管控,司机过多会导致其每天接单量比较少,司机收入比较低,这样司机就不得不再去加入另外一个平台以保证收入;如果司机过少,乘客订单的响应时间就长,久而久之用户也很容易转到其他平台,这是他们之间的矛盾和问题。

  8月27日,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在京发布的第4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从中国网约车的城市渗透率情况来看,网约车在一线城市渗透率最高,达到了50.3%,在新一线%,而在二线及以下城市渗透率较低,尚不足10%。

  网约车仍然潜存巨大市场空间,合规化的同时,各平台都在为如何攻下更多城市而摩拳擦掌。

  9月6日,曹操出行宣布完成B轮融资,金额达38亿元人民币。此轮融资不仅是今年以来网约车企业获得的首笔国内股权投资,也是自2020年以来网约车出行企业获得的国内最大额度单笔融资。

  曹操出行CEO龚昕表示,B轮融资将帮助企业在技术研发、业务扩展、服务品质提升、司机群体保障等关键工作上加大力度,从而进一步提升企业竞争力,扩大市场份额。

  值得注意的是,曹操出行的总部也将迁往苏州市,此次融资投资方为苏州相城金控集团、苏州高铁新城国控集团、苏州城投公司、农银国际苏州公司、东吴创新资本。

  有资深业内人士分析,本轮曹操出行和苏州方面紧密合作,可见此次投资在一定程度上透露出苏州官方的产业打造规划。作为传统的制造业强市,苏州应是看好产业互联网经济的未来,才会在主机厂孵化的互联网出行平台项目上投注重金。

  一个月不到的时间,9月27日,据有关媒体报道,曹操出行正与投资者磋商新一轮融资,并料两年内盈亏平衡。龚昕在采访中表示,这轮最新融资可能会在2022年上半年完成。他还透露,该公司还有可能在未来5年IPO,但尚未确定具体上市地点。

  对此,曹操出行方面向记者表示,此消息属实。曹操出行的融资密集肉眼可见,此前一年内融资两次还是在2018年。

  出行行业连接的不仅是企业和平台,开在路上的每一辆网约车背后承载的是司机和乘客两端的生命安全,曹操出行在开城布局时更要保障好自己的“兵”。

  “现在我们很多司机一看单独的女乘客都不愿意接了,真的是害怕,本身现在开车就挣不了多少钱”,孟师傅向记者表示,此前乘客刺伤司机的事件使他们内心受到波动。9月8日,在湖南临湘,一乘客在乘车时刺伤司机。司机现场流出鲜血,试图抵抗,随后该乘客又多次刺向司机。

  作为兼职司机的孟师傅坦言,司乘矛盾很难说,全职司机很不容易,基本上为了挣钱都会尽量多开,有时候甚至十几个小时。兼职司机可以有其他收入来源,而对于全职来说,这是他们唯一的收入来源。

  张翔表示,发生事故后平台要认真调研乘客的投诉,分析事件的责任方,应该处于一个公正位置,既要保护乘客利益,又要保护司机利益。乘客和司机都是帮助平台获得经济效益的合作方,乘客是平台的顾客,而平台要运营下去则需要足够多的司机,因此对司乘矛盾的处理要站在一个统筹协调的高度,平衡好三者之间的关系。

  业内人士认为,网约车市场竞争进入下半场,由增量竞争转向存量竞争,更快的订单接起速度和优质的运力成为订单留存与用户转化的关键,优质运力和完善的管理体系将成为未来网约车行业的长线竞争优势。旺链科技湖南交付中心乔迁典礼隆重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