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版网课泛滥追踪考察:翻录“神器”成了热门


更新时间: 2021-08-26

  盗版网课泛滥追踪调查——

  翻录“神器”成了热门货

  8月17日,本报刊发《盗版网课开端横行网络》的报道后,记者追踪考察后还发明,盗版网课横行的背地也有推手——网上有人在趁机倾销翻录机跟解码录屏软件。

  景象

  翻录软件网络热卖

  “我们都不敢给孩子上网课,否则上午刚上完,下战书就能在网上看到有人卖课程视频。”教书法的赵老师在看完本报报道后给记者打来电话。赵老师说,去年寒假期间,由于不能开线下课,家长们又盼望让孩子随着老师练字,所以她给孩子们开了10节免费的硬笔书法、软笔书法教养课程,每节课15分钟左右,每次课教五六个新字,老师会先讲这个字的构造,字体的演化,最后会教孩子如何书写详细的笔划。

  固然只有15分钟的课,然而赵老师每次都得三四个小时才干录好,但很快就会被有的学生家长转发出去,甚至还有人拿去打包售卖,赵老师就曾经在其余渠道看到这个课时包,内容是翻录她的课程,有一两处声音还有残缺,但售价只有9.9元,有不少人购买,这让她十分受伤,“原来是给学生的福利,翻录的人太不尊敬老师的付出了。”

  课程视频是怎么被翻录出去的呢?记者在网上发现了专门用来翻录的软件和翻录机。在不少电商的销售平台上,只要输入翻录、翻录神器、录屏等要害词,就会弹出上百个购买链接,从几元钱就能买到的录屏软件,到几百元的翻录机,都以“加密视频翻录”“屏幕视频录像”为噱头吸引买家,记者查看了几家网店的销售记载,最高的月销量已经超过三百。

  噱头

  主攻破解加密视频

  “只有是电脑屏幕上放的,我们都能翻录。”这家网店售卖的视频宰割截取软件只卖10元,销售职员告诉记者,这个软件不仅可以翻录,还能去马赛克、剪掉视频的头尾等“无效信息”,即便是加密视频,仍然可以破解,只不外价钱会进步一些,“你提前把加密视频的播放器名称告知我,咱们再报价。我们有专门的技术客服跟你对接,保障翻录后果,无效退款。”

  记者征询了五六家网店销售,说法都大同小异,价格也近似,其中两家网店的月销量都已经破百,其余多少家的月销量也在两位数。

  这种软件购置之后,技术客服会远程领导买家装置。还有一种购买后能够直接应用的翻录机,也是最近热销的爆款。这款机器的卖家在先容产品时,也把不须要在电脑上安装驱动或者软件,不会被加密程序强迫封闭作为重要卖点,从而声称“校网课程、网络课程……什么加密类型都可以高清翻录”。

  说法

  免责声明不能“免责”

  在促销这些产品的同时,各家网店还给出了“只提供翻录软件教学服务”“产品只供家庭使用”等说明,声明“因传布呈现的维权犯罪行为与本店无关”,试图回避责任。但这些产品的存在,确切在客观上刺激了盗版视频的增添,一旦涌现问题,实在也难逃侵权责任。

  “重点不在于技巧上是否可能解密,而在于是否‘明知’。”北京亿康律师事务所律师宋积虎分析,因为翻录机、翻录软件只属于工具,所以对网上出卖、贩卖翻录机、翻录软件的行为必需要详细剖析,对于明知道他人的行为属于以盈利为目标录制、转售行为,仍为他人提供翻录机的,属于共同侵权行为,提供翻录机的行为属于提供工具,他们共同侵占了网络课程制作方的著作权,必需共同承当结束损害、打消影响、赔礼报歉、抵偿丧失等民事义务。假如行为情节重大的,形成侵略著作权罪,供给翻录机的行为属于独特犯法,翻录机属于犯罪工具应该予以没收。“所以,如果明晓得别人用翻录机、翻录软件侵犯网络课程制造方的著述权,仍进行售卖的,即使附有‘免责申明’,商家的行动已经守法,其免责声明并不‘免责’。”

  本报记者 周明杰 【编纂:张楷欣】